首页 > 写作辅导 > 详细内容
作文三书•语文功能
作者:王鼎钧  

   前面所引的描写香港的那段文字,写得真像是描画样儿一样,仿佛拿一张透明的纸铺在香港(自然是作家心中的香港)上面,一笔一笔把线条轮廓描下来,只有最后两句“无边的荒凉,无边的恐怖”有些抽象,不过这两句话原是描写香港以外的天与海,天与海是那么大,那么远,那么空虚,用两个比较抽象的字眼来形容,倒也恰如其分,而且,后面的两个比较抽象的字眼,对前面“密密层层”实实在在的东西产生了对比和衬托的作用,使“孤岛”的意象凸出,我们的注意力被这个意象吸引,一点也不觉得“荒凉”抽象。前面这种一笔一笔把线条轮廓描下来的写法,称为“白描”。白描是描写的基本手法之一。

 

  还有一种重要的手法是比喻。作者要描写一种情状,为了使你知道那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状,拿另外一种情状来比一下。白描是只描写一件东西,是“单式”的描写,比喻是同时描写两件东西,使它们互相辉映,互相衬托,互相形容,在某一点上合而为一,是“双料”的描写,“复式”描写。说男孩脸上的线条“峻薄”,就有比喻的意思,这是说脸上骨多肉少,像石多土少的高山。这个比喻用得并不明显。有些例子更清楚:“每朵花都要像出嫁的新娘那样装扮得整整齐齐。”“深秋傍晚,风很急劲,弦似的走动在草叶上,发出一片瑟瑟之声。”“樟木箱又深又沉,像一个浑沌黝黑初生的宇宙。”“我像驴子驮黄金一样负起我的责任。”“像大江入海,他走了。”这种明显的比喻就叫“明喻”。

 

  明喻是“甲像乙一样”,如果不说“甲”——不说“被喻之物”,只把“乙”说出来,那是“暗喻”。暗喻说出一半,藏下一半,但是,由于读者和作者双方的默契,那藏起来的部分可以意会。“引狼入室”并不是说狼,“天涯何处无芳草”也不是说草,温习一下常用的成语,就知暗喻的用处真大;花天酒地的“花”,云游四海的“云”,风行一时的“风”,一线生机的“线”,人欲横流的“流”,专攻文学的“攻”,醉心音乐的“醉”,滔滔不绝的“滔滔”,心潮汹涌的“汹涌”……这些都是暗喻。用得久了,编字典的人就加写一条,说“攻”字经过引申,当“研究”用,“醉”字经过引申,当“专注入迷”用。其实它们本来都是比喻啊!


  在作家笔下,记录、论断、描写,并不截然分立。三者经常综合成一体。除非作家故意实验,他们也没有理由限定语文只许发生一种功能。但是,只要作家愿意,只要作家认为必要,他确能分开黄豆黑豆,山羊绵羊,在作家笔下,这三大种功能的综合,是有意的,是经过设计的,并不是因为失去控制出现了混乱。只有能够写纯粹的记叙(或纯粹的议论,或纯粹的描写),才会把语文的记录功能(或论断功能,或描写功能)认识得清清楚楚,发挥得淋漓尽致;只有真正掌握了这三者,加以综合,才真正掌握了语文。


0    300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