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课外阅读 > 详细内容
桃李奇缘
作者:楚尘  

      到清江江沿村看花,我见证了一次忘年交,从此相信了书上所说的奇缘。缘分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约定,在前路上必将等着你。而江沿村的奇缘是一次幸福的约定,因为我们遇见了一见如故的屠婆婆。

      先是错过了第一个出口,再是遇见高速堵车,比计划的时间迟到了两个小时。待我们好不容易抵达江沿村,更是遗憾寻不见李花,怀疑是走错了路,细看那枝头冒出的绿尖尖,明白我们来看李花不只是迟到了两个小时,至少是迟到了七八天。

      犹豫间看见车外路过一簇老婆婆,停下,问一声,“阿婆,哪里还可以看见李花?”忽然,就有一位阿婆上前,很惊喜的样子,用我们尚能听懂的方言说:“想要看李花,那就跟我来,我知道哪里还有李花。”她那神情没有一点生分,似乎是等了我们许久的。我们感觉奇怪与欣喜,当然是跟着去了。这阿婆骑着一辆小三轮,在前面带路,我在心里琢磨着,不会是将我们带至某一处的农家乐吧?只是这导路的阿婆年纪实在有些大。

      路口停车,背着摄影包跟着阿婆进了村,经过一小片油菜花,一株枣树、两株桃树,到的不是什么农家乐,只是阿婆的家,一座石砌的老房子,就阿婆一人住,壁墙上还刷着“忆苦思甜”的旧字。李花树就在她家后门不远处的山脚。她带着我们去找,远远的便见到满树的白色花朵,在阳光与清风里摇曳。阿婆的话不假,在这山边角落里,藏着两树迟开的李花。看着我们在花枝间雀跃陶醉,阿婆也是一脸喜色,有一种神秘的得意,村里这最后两树的李花似乎只有她知道。

      阿婆姓屠,今年七十八,看上去六十八。老伴去世多年,子女皆在城里上班上学,她一人吃斋拜佛。中午,我们就在她家中借了柴灶炒年糕吃,屠婆婆到后院拔了两棵菜,还取出自酿的酒,新鲜的橘子以及冻在冰箱里去年的李子。待我们吃定,屠婆婆方才问我们来自何方,随后取出子女的照片一一向我们介绍,那一个是医生,这一个是公务员,还有一个在银行,都挺忙,不常来。我们和屠婆婆合了影,留了电话号码和地址,约好等端午节后李子成熟时带着孩子来。

     午间,我们就坐在院中晒着暖阳休憩,这里的空气比农家酿更让人醉。不知何时屠婆婆出了门,这个家就交给了我们这几个刚刚认识的陌生人,前院后门都开着,每个房间也都敞着门,一点也不设防,这不闭户的农家仿佛就是我梦乡里的乡下老家,而这位好客的婆婆是不是不曾谋面的哪一位老姑妈?我们将两百元钱留在阿婆的桌上,怕她当面不肯收。轻轻带上老木门,我们再去寻找桃花林。

      江沿村的桃花始盛开,路边水边都有桃红。有一片茂密的桃花林在远处的田野间召唤着我们,我们穿过田埂,快步向前。在花枝里沉醉不多时,但见一辆小三轮车急急的从远处过来,那个骑车的正是屠婆婆。她一路寻来了,“前头说好下午带你们再去看桃花的,让我好找。”她硬是把那钱还给我们,“我有钱,儿子女儿给了我许多钱。”我们只好停手,不再往她手里塞钱。在桃林里,阿婆也来了兴致,一会儿给这个闺女整整丝巾,一会儿给那个闺女折一束花,后来她还懂了反光板的作用,人手不够时还当起了最年长的摄影助理。我们当然又是纷纷和屠婆婆合影,她也乐着交代我们,“相片寄到村里老人协会,写我名字就能收到。”

      夕阳西下,临走的时候,屠婆婆忽然轻轻地告诉我:早上我在庙里烧香的时候,就感觉到你们要来,要带你们去看花,你们真的来了……我扶着阿婆的手说再见,我们好幸运,遇见了亲人一般的屠婆婆。原来,我们的来临也是阿婆祈祷中的缘分,也是她寂静晚年的一种热闹欢喜。

      车开上转弯的桥头,看见阿婆在向我们挥手,再见,屠婆婆,李子成熟时再来看您。




0    108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新闻公告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少年博客